<thead id="ptbvb"></thead>

<sub id="ptbvb"><dfn id="ptbvb"></dfn></sub>
<sub id="ptbvb"><var id="ptbvb"><output id="ptbvb"></output></var></sub>

        <address id="ptbvb"></address>

        <address id="ptbvb"></address>

        當前位置: 永川網 >> 醫療衛生 >>  正文
        愿以仁愛護蒼生

        重慶煤職醫院“戰疫醫療隊”:愿以仁愛護蒼生

        ——重慶煤炭職業病醫院“醫療小分隊”戰疫記

        程文瑤 文/圖

        他們是來自重慶煤炭職業病醫院的戰疫醫療小分隊,在重慶定點收治新冠肺炎確診患者醫院重醫附屬永川醫院重癥隔離病房堅守和戰斗整整36天,成為集中救治點的骨干戰隊,為渝西片區新冠肺炎清零,患者零死亡,醫務人員零感染的目標實現做出了貢獻,以實際行動詮釋了新時代醫務工作者“敬佑生命、救死扶傷、甘于奉獻、大愛無疆”的偉大精神。

        負使命逆行,醫療小分隊奔赴戰疫一線

        今年1月29日,重慶煤炭職業病醫院接到永川區衛健委通知,派遣4名醫護人員支援重醫附屬永川醫院“新冠肺炎患者集中救治點”任務。在該院黨總支的倡議下,23名黨員醫護人員踴躍報名參加突擊隊。該院精心挑選了四位有愛心、有醫德、有擔當的醫護骨干組建了首支醫療小分隊奔赴戰疫一線。

        住院病區主任楊勇是第一個報名參加突擊隊的醫生。1月底,新冠病毒肆虐全國,武漢封城,全國各地醫務人員紛紛主動請纓支援湖北,不計生死、不論報酬,帶著簡單的行裝逆行,楊勇由衷地感到敬佩,感動之處不由淚目。當時他就有一個念頭:“假如衛健委給我們醫院來任務支援湖北,我作為呼吸科醫生,有一定工作年限,同時我又是一名共產黨員,有責任沖鋒在前,我肯定會主動請戰。”只是這個想法沒有敢跟家里人提,畢竟家里有5個老年人和1個小孩需要照顧。看到全國的疫情的越來越嚴重,楊勇支援抗疫一線的想法越來越強烈。2月6日,他在發熱門診上班,聽說永川區衛健委給醫院來了委派函,要求增援重醫附屬永川醫院新冠疫情患者定點治療點,他第一時間在科室群里報名。除冉亞蘭被封鎖在湖北老家,科室7名醫生全部報名。當時院黨總支書記何叢櫸找他談話,問他有沒有問題,他斬釘截鐵地說沒問題,家人會支持他的。

        呼吸內科醫生熊鵬有近10年工作經驗,看到新館肺炎病魔猖獗蔓延,覺得自己作為醫生有義不容辭的責任。當他把自己想要上一線的想法告訴妻子時,得到了妻子的強烈支持,他立即毛遂自薦請求站在防疫一線。

        90后內科護士張柏婷、黃陽春也如愿以償。她們也是得知醫院接到派遣任務的第一時間向院黨總支遞交了“請戰書”,希望到抗疫一線去支援,學習,黃陽春同時打包好行李,隨時待命出發。

        2月7日,醫院為他們醫療小分隊舉行了出征儀式。立下“絕不發生醫護人員感染,盡量避免病人死亡”的軍令狀,肩扛“不忘醫者初心,牢記健康使命”誓言,他們便義無反顧地奔赴重醫附屬永川醫院的抗疫戰場!

        初入隔離病房,戰勝恐懼的是身上這身白大褂

        經過短短一天培訓,戰疫小分隊于2月9日相繼進入隔離病房。“初進隔離病房,心里還是有些畏懼和害怕的,戰勝恐懼的是這身白大褂,是肩上的責任擔當,是醫者初心的堅守!”

        楊勇作為醫療小分隊隊長,他必須扛起這份責任,“我們不僅代表我們自己,更代表的是我們醫院這個集體。”盡管這樣,第一次進入隔離病房,心里還是有些畏懼。2月12日楊勇值班,下午突然來了一個任務:晚上7點30分帶病區的11個病人到二院CT室檢查。疫情就是命令,楊勇想都沒想就答應了。去CT室具體的路線不清楚,之前沒有演練過,也沒有流程,全程就他一人陪同,他頓感壓力倍增。8點20分接到電話,專用轉運車20分鐘后到。當楊勇來到病房入口準備穿戴防護設備時才發現沒有助手,他獨自一人完成好防護設備的穿戴,時間緊急,又擔心里面的病人等不耐煩,楊勇連認真檢查的時間都沒有,現在想起還有些后怕。夜間視線極差,加上防護鏡起霧,他幾次輸錯了開門密碼。出門后,楊勇要低頭才能看清路,跟病人一起坐進轉運車里,氣氛有點凝重,他心跳加速,直到有病人開始聊天,氣氛才慢慢緩和。一個病人說,“醫生,你跟我們坐一起呀,我們不要把病毒傳給你了喲”。就這一樸實的話語,讓楊勇一下子就消除了擔憂:是的,病毒沒有那么可怕,病人和我們的目標是一致的,那就是戰勝疫情!

        幾分鐘后到達入口,楊勇原地轉了一圈才看到燈光,摸索著找到電梯,帶領他們來到CT室,花了30分鐘左右檢查完畢,當時有個14歲的小男孩稍微有點叛逆,但全程沒吭聲,還算配合。帶領他們安全返回病房,楊勇才如釋負重,這時才發現自己已經全身都是汗水。

        雖然之前有過簡單的隔離防護相關培訓,但是真正實戰進入隔離紅區,小分隊年齡最小的張柏婷的第一天還是有些緊張和忐忑。第一天上午的任務就有些重:要為整個病區17位患者采血和5個血氣,整個上午還要做治療,包括霧化、血糖、測量生命體征、病區消毒、病情觀察等等。由于護目鏡起霧非常快,首先要盡快完成所有的穿刺工作。張柏婷記得,第一位采血氣的是一位60歲左右的阿姨,在與她的交談中張柏婷能感覺出她的焦慮情緒,這位阿姨說她每次抽血氣都會抽好幾針,這也在無形中讓張柏婷有了巨大的壓力。戴著雙層外科手套,穿著厚厚的密不透氣的防護服,在這樣的情況下,張柏婷一面安慰阿姨,一面調節自己的情緒。調節好呼吸節奏,還好,穿刺一次成功!張柏婷也松了一口氣,但是后面還有10個多病人在等著她。當全部患者的采血工作順利完成時,張柏婷已經汗流浹背,而護目鏡上也是滿屏霧氣,她只能在縫隙中尋找一點視野,繼續后面的工作。給患者做霧化更是一件令讓人心驚膽戰的事,因為這個過程中會產生大量的氣溶膠,大大地增加被感染的風險,但張柏婷沒有猶豫,認真細致地為患者做好霧化工作。

        進入病區的熊鵬最大的感受就是這里的工作環境和平時的有很大的不同。穿戴上最專業的防護設備后,熊鵬感到視力模糊不清,加上自己有過敏性鼻炎,感覺呼吸困難,連自己的手腳都不能正常并用,只能張開口大口吸氣。但熊鵬很快適應了這種工作節奏,查房、下醫囑、記錄病程,拖著笨重的身體的他都能準確地完成。

        而對90后護士黃陽春來說,平時普通病房出院一些看似簡單的事兒,在這里也感覺很費體力,對于她們來說這時體力的消耗是成數倍的。進入隔離病房一周時間,黃陽春就從剛開始進入病房時對病房的生疏與不知所措,做護理操作時的手忙腳亂,進而到對進入病房要做什么事也有了自己的規劃,各項操作也慢慢的熟練起來了。

        36個日夜堅守,他們是醫者更是戰士

        2月15日,黃陽春剛進入病房便得知有好幾個病人通過一系列治療恢復了健康,成功出院了。“出院代表著我們就要更換患者的床單、被套、枕套,擦拭床單、床頭柜,做整體的消殺。”可能僅僅只是更換一個床單就會讓她們汗流浹背,這一天黃陽春換好了出院床單元,汗水從護目鏡邊緣像雨滴一般滴落在地上,眼前也霧蒙蒙一片。剛換完床單,醫生又開了好幾個靜脈采血,血氣分析。黃陽春緩緩地深吸一口氣,繼續著后面的工作。等到事情都做完,黃陽春脫下防護服的時候才發現里面全是水珠,身上的衣服沒有一處是干的,由于汗水的浸濕讓她后背感到陣陣的涼意。“在隔離病房的時間里,我們的工作不僅僅是醫生,護士,我們還要充當著清潔工、護工、家人、伙伴的角色,負責打掃病房,清理垃圾,為患者解決問題,關心他們,陪伴他們,一起努力度過這次難關。”

        熊鵬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天值夜班,他接到任務,需要給8位正在服用氯喹的患者做心電圖。順利進入病房后才發現遠程心電圖機無法開機,怎么辦?通過對講機得知樓上病區還有一臺,快速借下來準備開始工作。由于之前從來沒用過這種機型,熊鵬多了一絲緊張。經過短暫摸索后順利開機,安好導聯,輸入ID,采集,第一個病人上傳成功!而這時大量汗水流進眼頰,熊鵬感覺自己成了一個沒有眼鏡的高度近視者,護目鏡全是霧水完全看不清,明顯增加了操作的難度,而與患者近距離接觸,無疑增加了感染的幾率……熊鵬強迫自己放松下來,喘了一口氣,強制命令讓自己冷靜,絲毫不敢馬虎,他接下來跑遍了每一個病房。平時只需要10分鐘就能完成的任務做了近一小時。“每當看到患者核酸轉陰或胸部CT吸收的報告,看到患者因我的溝通不再焦慮,看到患者為我們豎起大拇指的那一刻,再苦再累也化為拂過臉頰的春風沁人心脾,也轉化為接下來繼續工作的動力。沒有什么能阻止我繼續奮戰的決心,同時我也堅信我們一定會取得這場戰斗的勝利!”

        病房有個40多歲的患者,心率一直在100到110間波動,心電圖及心肌酶均正常,查房時得知患者兩夫妻均患有新冠肺炎,妻子不久前治愈出院了,妻子出院前執意要留下來陪他,想到家里還有孩子,他堅決不讓妻子留下,患者在病房住了20天了,病毒還未轉陰,有些焦慮,有時又想些最壞的結果,情緒的波動讓患者心率過快。為了讓患者能夠保持一個積極樂觀的心態,楊勇從患者的家庭聊到武漢的疫情,到患者能夠在病房得到醫護人員的精心治療……一直聊到只有良好的心態才能戰勝病魔。經過近半小時的心理疏導,最終,患者表示要以積極樂觀的心態對待,爭取早日康復。這個患者大約5天后就就出院了。

        隨著輕癥患者逐步減少,張柏婷被安排到了重癥隔離病房,這里工作強度和難度都要大很多。在這里住著一位89歲高齡、患有老年癡呆和多種基礎疾病的老人,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吃喝拉撒全在床上。沒有護工沒有家屬,這就意味著所有的護理和治療工作全由護士來完成。他也是張柏婷的工作重點,因為他有前列腺增生,大概每半小時就解一次小便,有時還會解大便在床上。張柏婷沒有畏懼,耐心細致地為他做好護理工作,為他喂水喂飯,喂水果,盡量讓他多吃一點,吃得營養一點。老人心情煩躁的時候,張柏婷就守護在他的床邊,握著他的手,耐心地安撫他,聽他嘮叨,直到他平復下來,在張柏婷他們撤離病房前老爺爺也順利出院。

        逆行成長,90后護士一線遞交入黨申請書

        在隔離病房,對每個醫護人員是歷練,是考驗,更是一次快速的成長。張柏婷和黃陽春兩位90后護士向黨組織遞交了入黨申請書,楊勇、熊鵬兩位醫生也是收獲了人生最大的財富。

        張柏婷在進入隔離病房前就看到媒體關于各地黨員醫務人員首先沖往抗疫一線,赴鄂支援的報道,心里對他們由生了敬佩之情。在抗疫一線,重醫附屬永川醫院骨創傷外科護士長陳尚學老師,是二樓輕癥病房的護理工作負責人,也是一名中共黨員,她的工作本可以不進入隔離紅區,但是當出入院患者特別多的時候,她主動進入隔離病房,在里面工作長達7、8個小時。在這里黨員同志都是迎難而上,不畏困難,這也促使張柏婷下定決心申請加入中國共產黨的動力,她毅然決然地向組織遞交了入黨申請書。從那天開始,張柏婷就以一名黨員的標準來嚴格要求自己,多向身邊優秀的黨員學習。近日,張柏婷被評為2020年一季度重慶市“好護士、戰疫英雄”稱號,“這不僅是對我工作的肯定,更是對我們所有一線醫務工作人員的肯定。在今后的工作中,積極主動,認真做好組織安排的任務,精益求精,積極進取,盡心盡力為患者服務。”

        看著周圍許多黨員領導干部沖鋒在抗疫一線的戰場上,在隔離病房的日子,黃陽春深切地感受到,病毒無情,人間有愛。“在這次沒有硝煙的戰爭中,黨中央發布了習近平總書記對疫情的防控的重要指示,看著新聞里訴說著的黨員領導干部們的盡心盡力,周圍黨員干部們的身先士卒,讓我感受到了他們的政治覺悟與政治自覺,也感受到了黨員干部們的模范帶頭作用。”疫情爆發后,抗疫工作遇到的種種困難都在黨中央的正確領導指揮下得到了被攻克,疫情得到有效的控制,疫區得到及時救援。“這讓我產生了加入黨組織的想法,看著黨員干部們舍小家為大家的精神,讓我對入黨有了自己的認知,我認為入黨是一種特殊的奉獻,而黨的宗旨就在于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這奉獻中體現人生的價值,一切以人民利益為重。這更加堅定了我入黨的決心,鄭重地向黨組織遞交了入黨申請書,向黨組織表達自己的奉獻之心,在人民需要我的時候沖鋒在前,絕不退縮。”

         “舍一己安危,守一方平安。”這是住同一病房的一對老年夫婦在出院前,他們的子女專門給重癥病房送來的錦旗。楊勇說,“可能當時我們做的事情不是像挽救重危患者生命那樣可歌可泣,也不是像在武漢第一線那樣讓人動容,但是,戰勝疫情,我們一直都在行動。”2月19日、3月7日,小分隊兩次放棄進入休整期醫學觀察期的機會,選擇了繼續戰斗。根據集中治療原則,2月19日小分隊所在病區暫時關閉,11天累計治愈出院11人,轉回5人。小分隊后面當時有兩個選擇:進入隔離期或繼續戰斗。就此進入隔離期,楊勇總感覺缺少點什么。聽說當時重癥病房的醫生已奮戰了快一個月,需要支援,小分隊毫不猶豫地選擇了繼續戰斗。2月20日小分隊赴重癥隔離病房,這一堅守就是23天。在重癥病房,多是平均年齡60歲以上的老年人,最大年齡89歲,大多有高血壓、糖尿病、慢阻肺、冠心病等基礎疾病,一進病房就得連續工作3~4小時,根據血氣分析調整呼吸機參數,待患者病情穩定才能出病房。按照慣例,3月9日楊勇就應該進入休整期醫學觀察期,但是看到重癥病區醫生少,楊勇再次主動提出申請繼續留在病房,直至患者全部康復出院。

        “國有難,召必戰。”隔離病房33天的不懈奮戰,讓熊鵬完美蛻變,他說,一個人一生總要做一些光輝的事,隔離病房讓他變得堅定、勇敢、沉穩而有擔當。“我們終于打贏了這場沒有硝煙的戰斗。我的平安歸來離不開上級、社會及家人的支持。在接下來的日子里,我希望每個人都能珍惜這來之不易的美好生活。”


        編輯: 蔣靖
        永川網 永川日報 版權所有
        主辦:中共重慶市永川區委宣傳部 承辦:重慶市永川區新聞社 技術支持:永川網
        渝ICP備11003527號-1 地址:重慶市永川區外環西路92號(原財政局) 永川區新聞社網絡宣傳部
        永川網 永川日報 版權所有
        主辦:中共重慶市永川區委宣傳部 承辦:重慶市永川區新聞社
        激情性爱视频全集黄色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